教&学@自由天地

安妮·吉姆森为苏克塞斯撰写的文章

在学校里使用自理学习(SML)
学校里的项目涵盖以下方面:
l   东苏克塞斯
l   布莱顿和霍夫(法尔默高中)
l   普兹茅斯(圣鲁克学校)
l   伦敦哈林盖区的伯勒市(南哈林盖小学和泰瑟顿小学)
l   泽西(昆尼维斯学校)
这些项目给年纪7~16岁的年轻人提供了方案。
这项学习方案的结构
这项学习方案是根据自理学习(SML)。该方案提供了一个结构,我们鼓励学习者掌控他们自己的学习。该方案的核心包括两点:学习协议和学习小组。
 
学习小组
学习者加入一个最多由6人组成(还有1~2名学习小组建议者)的学习小组。正是通过学习小组会议的形式,学习协议才得以制定和修改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小组成为了这一群年纪相仿的学习者的一个支持的、稳定的基础。当小组见面时,每一个小组成员有一段时间去探索将要承担的学习活动,从上一次小组会议当中学到了什么,一起商讨在实现最终学习目标的道路上出现的任何问题。
由每一位学习者自己决定怎样最充分地利用好这段时间。从学习小组开始,学习者们继而可以走向更广的社区去利用任何合适的资源。定期参加学习小组会议是方案的一项承诺。
 
学习小组建议者
学校建议者的角色更像是导师,而不像是教师或是家庭教师,他们要让学习小组关注学习。他们的责任是抓住整个学习的结构并且保证每一个学习者有各自的时间去处理他们自己的学习。这并不是一个控制的角色,而是要协助学习者们互相帮助。同龄人间的支持和挑战是弥足珍贵的,它需要学习者学会倾听,相互理解。很多时候学习小组建议者表现的就像是其他小组成员一样:问问题,提供一些事物让学习者去考虑,帮助学习者想想接下来的步骤等等。
 
学习协议
学习协议是有学习者写下的、关于他们学习什么及怎样学习的文件。这样的一份文件提供了一个由学习者驱动的结构,以便实现他们想做的事。这也提供了一个学习方案的记录和资源安排的根据。通过整合所有的学习需求,想要知道学习者们作为一个整体、以学习支持的方式还需要什么就更加容易了。
学习协议以学习小组为内容即可以得到最好的发展完善。并且小组成为了同意文件的地方。
学习协议通过回答以下五个问题来创建。
 
学习者要回答的五个问题—为了完成一份学习协议
 
1.       我已经到哪儿了?
(到目前为止生命中什么事情对我来说是重要的?
我的学习经历怎么样?
我从过去的经历中学到了什么?)
2.       我现在在哪儿?
(我是什么样的人?
我有什么长处和短处?
什么事情对我是重要的?)
3.       我想到达哪儿?
(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什么事是我擅长的且在未来可以进一步发展的?
什么是是我比较不擅长的、需要改进的?
我的短期目标、长期目标分别是什么?)
4.       我怎样实现?
(从现实到理想,我需要采取什么行动?
我需要做什么来实现我的学习目标?
我需要学什么、怎样学?)
5.       我怎样知道自己是否成功了?
(我怎样知道何时实现我的学习目标?
我怎样让别人知道这一点?
我能够展示什么证据?)
 
接下来的部分提供了对SML方案的简单描述,引用了一些参与的学生的话,该方案在普兹茅斯的圣鲁克学校进行。
 
案例研究
背景
圣鲁克学校是英国一所教会自愿资助的综合学校,学校建在普兹茅斯,招收11~16岁的学生。
圣鲁克学校的两位教育人员参加了由来自苏赛克斯大学的伊安·坎宁安、格拉哈姆·道斯和安妮·吉姆森举办的研讨会。研讨会的目的是向普兹茅斯地区的小学和初中介绍自我管理学习(SML)的理念,这是“普兹茅斯学习社区项目”的一部分。
 
建立方案
参加完研讨会后,圣鲁克学校决定率先以一组由六位10年级的学生(有男生也有女生)来进行试点。潜在参与者的选择主要是看谁能在这个方案中实现更多,还有一些被看作缺乏自信的学生。
“我感觉我变得更自信了,而且我懂得了不仅仅可以在学校里学到东西,走出学校、做事情也可以学到很多。”
“在其他人旁边我更自信了,就好像是在小组里,我比本以为的感觉更自如了,”
埃里森·诺顿(之后成为了10年级的学习助理)非常渴望成为小组的联合指导者和来自苏赛克斯大学的安妮·吉姆森一道工作、了解这一学习过程。这是为了保证把一些窍门传给圣鲁克学校的人,那么他们在将来就可以把这一过程继续推进。埃里森和圣鲁克学校团队的其他成员都参与了会议,会议进一步解释了SML的意义并且设置了方案(包括后勤在内)。
之后六位被选中的学生也分别受到了邀请,我们请他们和他们的父母/看护人开了一对一的会议。这让学生能够决定这到底是不是他们自愿想参加的事,并且也让父母/看护人了解一些信息、给他们一个机会询问有关的任何问题。六位选中的学生都很渴望成为方案的一部分,他们的父母也很支持这个想法。
 
过程
第一次会议,一个学生因病不在学校,因此决定由小组内的5个人做出。小组设定了他们关于他们怎样一起工作的基本原则,并且一致同意了将如何解决违背原则的任何情况。他们开始起草学习协议,并在接下来的两次会议上一起完成了协议。
他们每两周见面一次,每次2小时,持续一个半学期,一共召开9才学习小组会议。
“(学习小组是关于)能够做一些你想做而不是你在学校不得不做的事。这种方式就好像我们做自己的事,但我们得一起做。”
“你有自由去做自己的事,你也有机会做你想做的事,但是这仍然是相当有结构的。”
每一个学生为自己设定3~5个学习目标,既关注短期也关注长期目标。短期目标比如说有关改进现存的关系或是融合度以实现更长远的目标学到更多关于未来职业的知识。
“最难的部分实际上是搞清到底自己想做什么——你知道的、要把这一点想清楚。”
一开始的时候学生们发现需要彼此倾听这个过程太难了,但他们在整个小组生活中进步了很多。他们重新审视了方案里对中途违背原则的处罚,给他们自己增加了更严厉的后果,比如“三次警告出局”——意味着那次会议后就得回课堂里
“我所学到的最重要的就是——如何与有时候和自己有争论的人一道合作。”
他们使用了各种各样的学习方法来实现他们的学习目标:
l   参观一些地方来了解他们工作的世界——比如宠物店、警察局、当地的足球俱乐部等
l   邀请一些人询问他们关于职业的一些问题——比如绘图设计师
l   网络调研——比如某一角色需要什么样的资质
l   阅读
小组成员们对于一次可以在全国会议上和别人分享他们经历的机会反应很积极,会议碰巧是在他们小组生活快结束的时候,当有消息说这次会议将和他们的三叉戟作品体验周冲突时,小组主动提出要拍一部关于他们对这一学习过程的看法的短片在会议上展出。学校和家长都很高兴地同意了他们的这个想法。会议上,与会人员的反应非常积极,其中有人提出所有的新老师听了学生们的观点都将受益。
“我们能做到并且向每一个人证明我们不只是小孩子——我们不是废物,我们真的可以被信任去完成一些事情。”
“我感觉我变得更勇敢了,因为我本来真的没想到会来而且拍一部片子向别人展示我们在做什么,但是我真的做到了。”
 
学习建议者
两位学习建议者紧密协作,认真预演、回顾每一次会议,并且确保逐步将对小组的指导移交给内部的联合学习建议者,让她能够承担起更多的对小组结构的把握和协助小组的责任。
联合学习建议者所遇到和克服的挑战主要包括:
l   不是负责掌控的教师/老板/成人!
l   要给充分的准备时间和计划时间
l   在自己的两种身份之间建立/维持一条界线——学习小组中的身份和行动支持的身份
l   影响整个系统去为不是正常班级数量的小组创造空间
她也写下了一些关于学习SML过程的好的方面,如下:
l   和学生之间建立了友谊和信任:
—真的开始了解学生们
—看到学生们知道了尊重并且开始尊重别人
l   看到小组的出勤率变高了
l   看到学生们的积极性提高了
l   看到学生们意识到学习即生活、生活即学习
 
小组的挑战
下面是小组遇到的一些特别的挑战,学生们在DVD短片中也做出了评论
l   有一间专门的房间
l   避免/减少来自其他员工和学生的干扰
l   相互倾听
 
结果
学生们特别努力地把各种各样的方式整合在一起,向圣鲁克学校的相关教职人员和他们的父母展示他们的成果。他们作为一个小组一起计划,每个参与者都可以决定他们想怎样分享他们的学习。选择的方法包括2个视觉展览、1本小册子和2个幻灯片展示。整个展示活动受到家长和教职员工的热烈欢迎,纷纷祝贺学生们所取得的成果。
所有的学生都高度推荐SML学习过程并且他们自己也很想继续学习,无形中他们成为了打算以后参加这个方案的学生的导师。圣鲁克学校现在着手准备在学校的其他地方拓展这个方法。
“我受益匪浅,因为现在我知道了我心里想去照顾动物。”
“我们并不是圣鲁克学校的一群什么都不做的孩子。我们真的想做些事——我们真的想要一份职业。”
 
 

欢迎你

iSkool: Where Learning Comes to Life.